上海快餐外送|上海快餐配送|上海快餐公司,上海团体订餐就上乐团餐

  • 上海企业员工团体餐,让企业多点精彩,让员工多些幸福感

上海快餐外送|上海快餐配送|上海快餐公司,团体订餐就上乐团餐

乐团餐专为团队定制工作餐

严选食材,用心做“食”事美味营养健康

订餐热线: 18115880688

每天10万人的上海外卖消费,外卖业跃入高级别的竞争!

十余年过去了,上海外卖市场已悄然进入了更高一个级别的竞争。
 
2001年,神田川的外卖半径只有500米,负责送外卖的是餐厅普通工作人员,交通工具是他们上下班的自行车;
 
2009年,神田川的外卖半径扩大到1公里,每个门店专设2-3名配送员,他们有统一的装备——电动车、保温箱和防寒防风的工作服;
 
去年开始,神田川把部分门店的外卖半径延伸至1.5公里,而这些门店的外送服务全权交托专业的配送团队,统一了订餐网址、点餐热线、客服中心和配送人员,将外卖业务分离了出去;
 
2012年,神田川计划另立品牌,专营便当外卖,使外卖服务工厂化操作。
 
神田川之外,放眼整座城市,近年来上海的外卖市场越来越大,行业也在不断洗牌。
 
“外卖已从几年前的乱战状态里脱离出来,现在大家已不再盲目地圈地占市场,而是更理性地看待行业发展。”“饭易得”执行董事赵昌西说。身在其中的外卖服务经历了数轮激战,已脱离了单一的盈利模式,进入细分市场。
 
对于外卖业的种种变化,人们不禁想了解,外卖市场究竟有什么魅力?谁在抢食这块蛋糕?进入2012年,外卖赚的是什么?这一行的水有多深?本期18视点将带你从不同的侧面观察外卖业。
 
每天中午至少有10万上海人在消费外卖
 
外卖的盘子越摊越大
 
骑着自行车穿行于上海大街小巷,你会发现有许多戴着头盔、着统一制服,骑着电动车,车后驮一箱子的朋友擦身而过。这些人的制服上往往标有“XX外卖”的字样,他们还有个帅气的称呼——“外卖骑手”。放在早些年,你可能很难想像这幅画面,如今却是街头的常见一景。
 
“不说别家,我出门逛上一天的街,就能看到两三次我们‘外卖骑手’的身影。”第三方餐饮外卖网络平台“点我吧”的首席运营官蒋磊说,“二三十年前,大家脑海里的‘吃饭’就是在家下厨或去外头下馆子。餐饮外卖,特别是网络外卖,确实打破了很多有关‘吃饭’的概念。不得不说,点餐外卖的现象越来越普遍。在目前上海常住的数百万人中,至少有一两百万是有外卖需求的。尽管‘点我吧’的服务对象面向全上海消费者,目标消费群以白领为主,包括‘懒人一族’和‘宅男宅女’等,但不可知的客户群体仍然存在,外卖市场的空间和潜力都非常大。”
 
上海味捷餐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建荣对外卖市场也十分看好。这家餐饮公司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餐饮商家,它拥有自己的中央厨房,却不提供堂食服务,只发展外送业务。“我们以前也是做传统餐饮的,后来发现了外卖这片蓝海,就果断地转型。”陈建荣透露,从2009年开始,味捷每年的营业额以130%左右的幅度持续上升,“由此可见,这个市场有多可观。而且,我们的主要客户来源是散户,未来味捷还要开拓更多企事业单位的订单,前景一片大好”。
 
每天中午至少有10万上海人在消费外卖——“饭易得”执行董事赵昌西给出了这个数字。
 
“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消费外卖?个中道理不难理解。不妨仔细地观察上海大大小小的餐饮店,一到吃饭的点,多少人在排队等位子,让一般的上班族浪费中午的时间排队吃饭,明显是不靠谱的。而且随着城市化发展,都市生活节奏的加快,时间对于很多人来说尤为珍贵,外卖服务既能帮消费者节省时间、提高工作生活效率,又能令他们足不出户享受美食,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倾向于点餐外卖,尤其是那些没有食堂的单位员工。在北京、上海等一线城市,消费者对外卖的需求更为旺盛。而上海的外卖市场也在逐渐向它们靠拢。”
 
相对而言,餐饮外卖这一行的“淡”和“旺”是比较明显的。一年四季里,春秋季的生意相对较淡,冬夏两季最火爆。一天24个小时中,中午和晚上的用餐时间则是高峰期。“冬夏旺季的订单会比春秋两季多5%-10%,而工作人员每天最忙的时候就是吃饭那会儿。”蒋磊说,外卖需求的日益旺盛还可以从近两年“点我吧”旺季订单的变化上看出来。“就拿去年来说,旺季的订单量同比增加了40%-50%。眼下,‘点我吧’平均每天能够服务3000多人次,但这还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。”
 
餐饮商家、第三方网络平台
 
“抢食”外卖
 
消费者对“外卖”这个字眼早已不陌生。
 
很久之前,传统意义上的外卖(消费者直接致电餐厅、饭馆、酒店等餐饮店点餐,餐饮店派人配送到顾客手中)就出现了,谁是第一人更无从追溯。近年来,这项服务包含的内容越来越广泛,外卖不再是餐饮商家的专利,第三方外卖网络平台也陆续登台。
 
“从2008年开始,像‘饭易得’这样的中间服务商如雨后春笋般崛起。客户可以通过这些第三方外卖网络平台在线上下单,然后在线下享受‘配送到家、货到付款’的服务。起初两年是外卖业的爆发期,同行络绎不绝的出现。最近两年,行业慢慢进入整合期。那些撑得住的还在继续运营,撑不住的早已关门,比如‘饭邦德’,可以算得上是第三方外卖网络平台的鼻祖,但现在也消失了。上海地区有些规模的同行屈指可数,不过仍有不少新人不断尝试着进入。”“饭易得”执行董事赵昌西说。
 
无论是传统的餐饮商家还是新兴的外卖平台,大家都在争抢“外卖”这块诱人的大蛋糕。
 
上海味捷餐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建荣向记者展示了一张“味捷”门店的区域分布图。图上标注着滨江、朝晖、江城等20处门店。“近期,我们准备找一处5000平方米左右的场地建造新的配送中心,并且在今年7月份前完成新的布点,在上海范围内再建30家门店。”陈建荣说,“未来,‘味捷’不止在上海发展,还要占领全国市场,打造城市快餐外卖第一品牌。”
 
不仅是中式快餐,洋快餐也不甘落后。去年4月,麦当劳宣布在上海正式大范围启动麦当劳24小时送餐服务——“麦乐送”。浙江麦当劳餐厅食品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眼下,“麦乐送”已在上海的环北餐厅、黄龙餐厅、湖滨餐厅等10家餐厅启动。在全国范围内,在北京、上海等13个城市也启动了这项服务,“麦乐送”站点超过400家。“今后,麦当劳计划在国内铺设更多‘麦乐送’服务站,外卖将是我们的一个发展重点,它在所有业务中占的比例也会越来越大。”这位负责人说。
 
去年10月,外卖们又多了一个强劲的对手——淘宝网。经常在淘宝上购物的网民不难发现,在其首页的“生活服务”区块里赫然添加了“点外卖”栏目。“外卖市场蕴藏着巨大的商机,这是我们整合口碑网,独辟外卖板块的一个重要原因。另一方面,淘宝有不少优势,比如网民多、基数大、平台较为成熟等。据保守估计,‘点外卖’每天的订单量近一万单,合作商家已达5000家。”淘宝外卖业务负责人唐永波说,“淘宝一直是不买不卖的,也就是说,我们还不会考虑在线下建立配送团队。”
 
除了餐饮商家和第三方网络平台,便利店对外卖市场也表现出浓厚的兴趣。“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,从便利店产品种类的变化和服务的升级上,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。”“神田川拉面”董事长林晨分析说,近段时间入驻上海的某品牌就是便利店渗入外卖市场的典型。“以前,上海很多便利店极少提供便当,即使有,品种也非常单一。如今却一反常态。新入城的品牌自然不必多说,一些原有品牌便利店的某些门店也纷纷把各种各样的便当摆放上架。而且,便利店的‘外卖’服务也更加人性化,有些专门设置了桌椅,供顾客就餐,有些购买了保温箱,把加热好的便当放在里面,方便顾客尽快食用。”
 
攒人气、赚银子……
 
外卖的附加值究竟在哪里?
 
在“饭易得”一张招聘“外卖骑士”的公告上写着:底薪1700元,加提成。
 
“缺人!永远都在缺人!因此,我们几乎天天都在招人,但很多时候,总是问的人多,招进来的人少,特别是在炎夏和开春时,‘用工荒’是最让我头痛的事。”“饭易得”执行董事赵昌西说,“我们这行真的是薄利多销,成本的大头就在‘外卖骑士’身上。”他算了一笔账:每个“外卖骑士”平均每天最多消化20-30个订单,按每单配送费8元计算,一个人每天能创造200元左右的收入,人均工资却要80元/天,再扣除车辆损耗、房租、水电、客服和管理人员的工资……公司拿到手的纯利润实在有限。他解释说:“但眼下最重要的是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。我们要的效果就是,今后只要有人购买餐饮类产品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‘饭易得’。”
 
“当初老总给我下的指标是五年内不亏钱,五年后开始赚钱。‘爱订饭’做了三年,在利润方面,实话实说,我们不亏不赚。说白了,建立一个互联网平台就是提供一个便利客户、宣传商家的平台,第三方外卖网络平台也是如此,建立的第一步就是提升客户认知度,培养用户群体。换一种说法,网络平台的培育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,是个烧钱的过程,前期根本不用想着赚钱。”第三方外卖网络平台“爱订饭”的运营部经理何相桂说,“其实,一旦网络平台成熟了,我们能够吸引的不仅是点餐的散客,还有企事业单位的团购订单,以及上游商家的各种合作。到时,我们可以为下游客户提供服务,也能给上游商家提供品牌推广的渠道。”何相桂把经营平台看做一场持久战,谁胜谁负,就要看用户基数了。“为了打响‘爱订饭’的知名度,我们也没少在宣传上花钱,比如在小区、写字楼发传单,在网络上打广告以及网络搜索等等,这些宣传成本占了总成本的70%左右。”何相桂说。
 
如果第三方外卖网络平台攒的是人气,那么神田川、海底捞等餐饮商家不愿意放过的则是市场,外卖俨然成了传统餐厅经营模式的延伸。以神田川(嘉德店)为例,每天中午11:30-13:30是该店的用餐高峰期,店内共130个位子,一轮可接待104人次(一轮不可能全部坐满),而一般每天都会有2.5轮的量,那么两个钟头内这家店约能接待250人次。“一开始,我们的外送半径是500米,从去年开始,我们开辟了专业的外卖团队,把外送半径扩大到1.5公里,自此,这家店在这两个小时里的接待人次增加了15%-20%。”神田川拉面董事长林晨说,“很多餐饮专注于做堂食或者只做外卖,但我们想两手抓,就是因为不想流失这部分客户。”
 
以服务取胜的“海底捞”早在2010年就启动了“Hi捞送”外卖服务。“刚开始,是为了方便部分新顾客因长时间等位而没来得及体验海底捞,让他们可以在家里也能享受到海底捞服务。到后来发展为,顾客们可以自己选择用餐地点,只要在我们配送范围内,都可以提供此项服务。目前这项服务仅限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上海4座城市,上海地区暂未开通。”海底捞相关负责人表示,他们会根据市场及顾客的需求决定是否继续扩大这项服务。
 
竞争升级
 
外卖业务渐入差异化阶段
 
曾参与投资“饭邦德”的上海某企业负责人对它的退出有自己的理解:“‘饭邦德’在2008年启动,第二年就退出了市场,其中有很多曲折。虽然外卖市场很大,但外卖网络平台却是个尴尬的行业。首先,当时的行业模式并不清晰,市场也非常稚嫩。我们想赚配送费,可利润微薄,想与商家合作,却鲜有品牌商家愿把‘外卖’服务假手于人,与小的餐饮企业合作,它们又存在卫生不达标、服务不到位等问题,更加不可能谈分成。而且,运营过程中需要照顾各个环节,如餐饮商家、管理团队、配送流程等等,不仅仅是一个信息平台那么简单。”
 
“外卖已从几年前的乱战状态里脱离出来,现在大家不再盲目地圈地占市场,而是更理性地看待行业的发展。”在“饭易得”执行董事赵昌西看来,时下的外卖业有三种运营模式:一是像“饭易得”之类的中间服务商;二是像味捷这种从产品到物流一手包办的企业;三是结合前面两者,餐饮商家与中间服务商合作,其中又分为商家自备物流团队和委托中间服务商配送两种情况。和其他第三方外卖网络平台不同的是,“饭易得”不再把利益链下游的散客看作主要的盈利对象,而是把重心移到了上游的合作商家身上。“不管是怎样的运营模式,可以这么说,整个行业都在摸索更为精准的盈利模式。”赵昌西说,“‘饭易得’将会把重心从打造网络平台转移到打造物流团队上来。目前我们已经为老娘舅、神田川等餐饮商家量身定做了一批团队,包括客服中心、调度系统、配送人员等等,这个团队只为一个商家服务,目的就是做专业的餐饮外卖。”
 
餐饮商家也在前行中谋“变”。今年4月,神田川计划与其他公司合作,启动独立的餐饮品牌——神田川弁当屋。“之所以要另辟蹊径,因为我们想专注地挖掘外卖市场。”林晨解释说,“消费者在点外卖时常会碰到一种情况——食物送到手上,却没了原来的味道。其实许多餐饮产品都不适合外卖。拿神田川的产品举例,比如拉面,即使用最快的速度送到,面也会糊掉。”林晨曾不惜增加打包成本,尝试用“面汤分离”的方法改善口感,最后的效果差强人意。“另一方面,外卖享受不到餐厅的环境和服务,那么附加在产品价格里的服务费和环境费就白白付出了,对消费者来说也有欠公平。因此,我们要独立研发真正适合外卖的产品,不管是在价格上,还是品质上。”林晨表示,新产品将在工厂里统一、标准化加工,然后配送到上海的各个弁当屋,只需简单加工就能最快地供应给消费者。
 
去年年底,“点我吧”启动了加盟项目。蒋磊说:“每次和意向加盟商对话,我都会先‘泼泼冷水’,友情提示一下这行的各种困难,告诉他们外卖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做起来的。这条战线非常长,完全超乎想像,比如人员流动、团队管理、培训体系等等,都是需要攻克的难关。而且在投入阶段,我们根本不追求利益最大化,投进去的数字也非常可观。”对于未来的发展,“点我吧”有自己的考量。“上海本地生活信息平台是我们的目标,所以除了外卖服务,我们还有‘我的超市’、‘鲜花配送’等增值服务,通俗地说就是跑腿业务,这些服务都会在今年重点推出。”蒋磊说。
 
 
说了这么多,大家都了解了吧~
(本文来源于:{【乐团餐】主营业务:上海快餐外送,上海快餐配送,上海快餐外卖}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)
还有更多餐饮行业资讯供大家参考,敬请关注我们吧~

返回顶部